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文章字号:

思想建党的东方魅力——对话广东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杨汉卿

  思想建党,是中国共产党的看家本领。早在1929年古田会议决议中,毛泽东就确立了思想建党的原则,要求加强党的思想理论和党性教育、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

  回顾党史,作为党的思想理论“前沿地”,有哪些经验值得今天的广东借鉴?又应如何传承?为此,《南方》杂志专访了广东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杨汉卿。

  在激辩中宣传马克思主义

  《南方》:广东共产党早期组织,如何用马克思主义来武装头脑?

  杨汉卿:广东共产党早期组织创建之初,就高度重视思想建党。一方面,注重以报刊、学会为平台,宣传马克思主义。

  1921年春,全国第一份地方党组织机关报《广东群报》,以大量篇幅宣传马克思、列宁的学说,介绍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及国内工人运动状况。

  同年2月,《新青年》迁来广州出版,开展社会主义问题的讨论和对无政府主义的批判。陈独秀到广东后,认为要建立一个无产阶级政党,首先要在思想上用马克思主义武装起来,而后才能使党成为领导革命运动的核心。1921年1月,他作了《社会主义批评》的演讲,剖析了各种社会主义的理论观点,着重批判了无政府主义,与无政府主义者展开论战。双方在《广东群报》采用复函形式,前后进行了三轮回辩论,共有六封“辩函”,着重就革命道路、阶级斗争、国家制度、生产和分配、党内组织原则和纪律等问题展开了辩论。

  通过这场论战,广东民众尤其是青年学生更进一步明辨了是非,学习和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同时也促使中共广东支部的思想统一,排除无政府主义的干扰,最终选择了马克思主义。

  同时,为帮助广大青年掌握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理论,广东共产党早期组织还组织了马克思主义研究会,除党组织成员外,吸收了一批高、中等学校的学生参加。

  另一方面,创办各种学校,积极培养革命骨干。1921年春,广州共产党组织创办了宣讲员养成所,宗旨是“宣传和普及马克思主义,造就将来开展群众工作的干部”。随后又创办注音字母教导团,在讲解注音字母的同时,讲授马克思主义原理。此外,还创办了俄语学校,在教俄语时,向学员介绍马克思主义原理、现代思潮等内容,引导学生研究马克思主义和十月革命。

  《南方》:第一次国共合作后,在广东掀起了大革命高潮。在这个时期,革命理论探索取得哪些突破?

  杨汉卿:广东是大革命的中心,党在此召开了中共“三大”、开办了农民运动讲习所、参与创办和领导黄埔军校,尤其是党的领导人李大钊、瞿秋白、毛泽东等人,结合广东如火如荼的革命实践,对中国革命的基本问题进行了探索,取得了重要成果。

  其中,以毛泽东1925年12月发表在广州《革命》半月刊上的《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最为著名。这篇文章回答了中国革命的性质、动力、目标以及领导力量等问题,明确指出了革命过程中谁是敌人、谁是朋友,澄清了革命队伍当中许多模糊的认识,具有极其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指导意义,标志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入了实质性阶段。这篇文章后来成为了《毛泽东选集》的开篇之作。

  在实践中大胆创新理论

  《南方》: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广东与党的理论创新更有着密切联系。南方谈话、“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等都在广东诞生。您认为,广东为什么能走在全国前列?

  杨汉卿:首先,广东具有一种与众不同的开放性和创新性传统。由于毗邻港澳、华侨众多的地缘和人缘关系,传统文化、外来文化及本土文化交汇融合,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开放兼容、开拓进取、敢为人先、追求美好、拼搏务实、诚实守信的岭南文化。这种文化培育了广东人的开放意识和创新精神,使之成为进步思想的发祥地。

  其次,活跃的广东理论界,为广东改革开放的实践提供了理论指导、思想支持和精神动力。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广东理论界大胆冲破“左”倾错误思想和教条主义的禁锢,解放思想、实事求是,领理论之风骚。

  例如,广东经济学家卓炯早在1961年就冒着极大的风险撰文提出社会主义经济是有计划商品经济的新见解。1988年,广东理论界前后举行了6次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市场经济问题研讨会,初步达成了社会主义的商品经济应当是市场经济的共识。

  再次,广东改革开放先走一步的成功实践,为党的理论创新的形成和发展提供了鲜活的经验材料和宝贵的实践园地。

  广东大胆改革不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管理体制。省委省政府从实际出发,保护广大干部群众进行改革探索的积极性,只要是符合“三个有利于”标准的事情,就允许大胆地试,大胆地闯,冲破传统思想观念的束缚,创下了举世震惊的许多第一。

  比如,率先创办经济特区。广东善抓政策机遇,工作雷厉风行。1979年中央刚批准给广东实行特殊政策,广东已拟好建立特区的可行性报告。中央尚在审批方案,广东已做好了特区的人、财、物准备。深圳、珠海、汕头三个经济特区正是利用了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在全国率先建立起来。

  值得注意的是,每当广东发展进入关键阶段,党的领导人总是亲临广东视察指导,总结经验,解决困难,创新理论。

  当广东改革开放受到责难时,邓小平亲临视察,发表了成为邓小平理论核心内容的南方谈话,冲破了姓“社”姓“资”的阴霾。当广东改革开放的优势弱化时,江泽民在广东提出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广东率先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党的建设指明了方向。当广东遇到了突如其来的“非典”疫情时,胡锦涛亲临视察,首次提出了科学发展观的思想,为广东在发展新阶段解决新矛盾、新问题制定了战略指导思想。十八大后,习近平总书记首次国内考察选择了广东,强调做到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给广东提出了“三个定位、两个率先”的目标,表明了国家继续改革开放的决心和信心。

  在忠诚中坚守信仰

  《南方》:在当代,您认为我们应如何继承和发扬思想建党的优良传统?

  杨汉卿:任何时候都必须坚定正确的理想信念。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是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是共产党人经受住任何考验的精神支柱。”共产党员的理想,就是为实现共产主义奋斗终生。

  革命烈士彭湃家当时拥有的田产乌鸦都飞不过去。衣食无忧且能留洋学习的彭湃完全是出于对国家前途的思考,才坚信马克思主义,并用生命诠释自己所崇信的主义。广州起义工人赤卫队总指挥、《刑场上的婚礼》中描写的革命烈士周文雍留下气壮山河的诗句:“头可断,肢可折,革命精神不可灭。志士头颅为党落,好汉身躯为群裂。”

  凡是贪生怕死叛变投敌,或是在艰苦斗争环境下潜逃脱离革命队伍的,以及那些贪污腐败堕落分子,他们走上歧途的根本原因,毫无例外是由于革命理想信念的动摇所致。信仰不是一时冲动的临时决定,更不是用来谋取利益的手段。信仰需要毫不动摇的忠诚,需要持之以恒的坚守。

  任何时候都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践相结合。95年来,党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党的思想路线的内涵不断拓展和提升。从“实事求是”,到“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再到“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在战争年代,开辟了一条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新道路,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党从国情出发,成功地开辟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改造道路,创造性地开辟了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党的历史实践告诉我们,对马克思主义不能搞教条主义,对毛泽东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也要随着实践的发展而发展。

  任何时候都必须弘扬党的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革命传统和党在不同历史时期形成的革命精神。中国共产党是靠艰苦奋斗起家的。1936年,美国作家斯诺到陕北采访时,看到毛泽东住着简陋的窑洞,周恩来睡的是土炕,彭德怀穿着用缴获的降落伞改制的背心。他从这些细小的事情中,发现了存在于共产党人之中的一种伟大力量,并把这种力量叫作“东方魔力”,并断言这是“兴国之光”。艰苦奋斗对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政党至关重要,对于一个领导干部同样至关重要。


--中共广东省委党校 科研处网站系统V1.0--
最佳浏览效果: IE6.0,1024x768分辨率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