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字号:

周文杰:交 河 随 想

 ----记滋润繁荣“古丝绸之路”的历史名城

  是吐鲁番盆地干燥无雨的气候,为我们人类保存了这一方凝固的历史......

  出吐鲁番市西行约10公里,有一条小河印入眼帘。河床犹如陈旧褪色的裂帛,时分时合地蜿蜒在路旁,河水细小清洌,河谷既宽且深,谷中金黄色的石砾和沙土在斜阳的映照下,透出种旷古而苍桑的气质;河心一块苍凉的黄土高岗,宛若搁浅在历史长河中的一叶扁舟。它,就是闻名遐迩的西域交河古城。

                       

  步过一座残旧的小桥,一段缓缓崎岖的坡径,引导着它的仰慕者们来到交河古城的中心。举目四望,发现原来脚下的坡径,却是昔日古城繁华的街市,两旁的残垣断壁告诉来者,这里曾是他的先行者们休憩过的食肆驿站。

  置身在这千年古城,感念天地之恒久,而生命却如此之短暂。冥冥中,似乎感受到这古城的子民正躲在屋舍窗榭后,用一种幽幽的眼神向他们的后继者们扫视。历史的空间仿佛就在这心灵交错的一刹那中,被浓缩了,被凝固了。

  登上古城旁一座十多米高的土夯台基,古城的景致顿收眼底。原来,历史并非人们想象的那么神秘而抽象,犹如眼前所见的一片灰褐色,仅仅是一切辉煌和痛苦的过去时!

                         

  古城的意蕴,似乎就在于它举目皆是的破败——朽木断墙,残陶碎瓦。昔日的岁月,已变得模糊而久远;悲怆的经历,最终归于平淡而索然。

  徜徉其中,古城的魅力似乎更多地表现在它屏列如阵的废墟,排列有序的塔林,封闭在高墙中的深院,深院中神秘莫测的窖藏,还有百十口纵横交连的坎儿井……

  几千年了,在这块曾是大海的厚土上,不知演绎了多少雄武悲壮、惊险动人的历史活剧。据考古发现,一万年前的吐鲁番就有了人迹;两千多年前的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车师王国,就曾在交河的黄土高岗上举行过开国大典;大唐盛世时,西域的最高司令部——安西督护府就设在交河古城。

  古老的交河,曾是西汉王朝和匈奴相互争战的前线,互望的烽火台至今还见证着当年战乱的熏烟。曾盛极一时的佛教势力,也在这里固守了数百年之久,矗立在古城西南的佛塔残柱上,端座其间的观音普贤,就是昔日辉煌的最好见证!

                         

  交河古城和它的漫长历史,是回鹘、匈奴和汉人的共同创造。它和毗邻的高昌古城一道,以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滋润繁荣了“丝绸之路”一千多年,从而铭刻历史。

  走出古城,已是暮霭沉沉。作为它的仰慕者,虽渴望古代戍边人那“白日登高望烽火,黄昏饮马傍交河”的壮丽人生,却不希望再有“年年战骨埋荒外,空见蒲桃入汉家”的残酷争战!

  就让这记载着几千年血泪沧桑的交河古城,随着历史的长河,永远成为陈迹吧……

  (作者系2017年第二期中青一班二支部学员 )

中共广东省委党校 广东行政学院 信息网络中心 版权所有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建设大马路3号 邮编:510053 E-mail:web@gddx.gov.cn 粤ICP备05013144号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