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字号:

陈鸿宇:当代粤商是世界的粤商

文章来源:《南方日报》    发布时间:2017-08-21

  通常大家都认为“粤商”就是“广东商帮的简称”。实际上,要了解什么是粤商,首先要厘清“粤商”的基本概念,也就是要认识“粤商”的内涵和外延是如何演化的。马克思、恩格斯曾说,包括文化在内的所有人类历史,起点都在于人类的物质生产活动。因此,研究粤商应该“在商言商”,从粤商的经济活动出发去发掘粤商的精神与文化,而不能首末倒置。

  从古至今,粤商的形成与发展都存在于一定的经济背景之下,粤商的定义也随着时空的发展而不断变化,经济活动的主体、经济活动的领域、经济活动的内容等不断丰富与发展,使得粤商本身的概念也得以不断丰富。因此,我们应该从广东、全国乃至国际的经济发展轨迹中,去寻找粤商形成和发展的轨迹。所以,我们要研究的当代粤商,早就不同于汉武帝时期在东南亚沿海经商的粤商,也不是唐朝时期与阿拉伯商人景行贸易的粤商,更不是清代中叶时十三行的粤商。这就需要从不同的维度对粤商概念的内涵与外延进行分析。

  第一是时间维度。从历史与现实相统一的视角看,粤商发展历史的每一个阶段都具有它某一方面的独特品格,直到改革开放之后,粤商的综合特征才逐渐凸显,粤商作为一个特色鲜明的群体,真正登上国际和国内的大舞台。马云说:“心有多大,市场就有多大。”远古时代粤商心在近海,于是就开始做马来半岛的生意;后来粤商走进阿拉伯世界,于是开始做阿拉伯人的生意;近代粤商想做世界的生意,于是就走向世界。当代粤商传承了历代粤商的优秀传统,在国家的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中努力发挥支撑作用,所以说,粤商概念的内涵要从历史与现实的统一中去寻找。

  第二是空间维度。粤商的发展呈现出集聚形态和扩散形态的统一。随着历史的推移,粤商的分布也在不断变化中。以近代为例,粤商的集聚和扩散脉络表现得更加清晰,随着国际资本和海外华人资本的进入,香港和汕头崛起,近代港商、潮商为粤商注入了新的活力,粤商概念的外延也随之拓展。而近代粤商也从单纯的营商转变为工商兼营,实现了生产、服务、商业的统一,粤商的性质也从单纯的商业资本转变成了工业资本和产业资本。

  第三是企业维度。与传统粤商相比,当代粤商的企业形态已经发生了两个方面的根本性转变:粤商逐渐由家族企业转为现代公司制企业,由单体企业形态逐渐延伸产业链条,走向产业集群。农耕社会时期,广东地区的商业虽然有所发展,却未能形成像晋商、徽商那样在全国范围有较大影响的商帮,因为当时粤商没有形成晋商、徽商那样有特色的产业集群和产业链。改革开放以后,大量的粤商企业走出了单体模式,走向产业集群,由单纯贸易型企业走向工商联体企业,如华为、美的、格力等。同时,粤商企业也从家族企业走向现代公司制企业,由家族控股转为聘用职业经理人管理。粤商经商的思考方式也从重商业之“术”走向了重工商业之“道”,从经验积累和口口相传走向有战略思考地经营企业,使得粤商转型又快又准。因此,粤商成为全国商业集群中勇于创新、新业态涌现较快的群体。

  第四是产业维度。粤商概念的内涵是随着产业链不断向前、中、后端延伸而拓展的。例如,明代中叶时,广东地区人口密集但缺少粮食,粤东商人便去安徽、苏州乃至泰国一带采购粮食,但长期买卖粮食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广东人便全力围垦珠江三角洲和韩江三角洲种植粮食。粮荒缓解后,又积极开展粮食输出贸易。当时,广东已经懂得用生产和商贸联动的办法,保护粮食生产,保持市场供求平衡。改革开放之后,广东成为全世界最大的世界工厂,当代粤商便成为世界的粤商。世界需要什么,广东就研发什么、生产什么、供应什么;广东需要什么,就从世界购买什么、引进什么。广东就从单纯的加工制造出口融入到国际产业体系之中,此时粤商已经在大规模地利用国际的资源发展广东的经济,粤商已经成为全国最早最快走出去并购国际企业、在海外建厂的标杆性群体。

  第五是创新维度。粤商把握住了历史上的六个关键转折点,得以形成今日当代粤商的体量和品格。一是在秦汉年间,广东利用近海岸线的地理优势开展出口贸易,使广州成为在汉唐时期全国最活跃的外贸门户,从而为粤商植入了“开放”的基因。二是在明清两代独口通商时期,粤商用活用足政策,获得发展。三是以红头船为代表,粤商成功开拓了近代东南亚和北上的贸易航线,广东因而成为对接海内外贸易的最重要平台。四是近代以来,大量广东人涌入香港,大量广东移民下南洋,甚至远达北美和澳大利亚,构筑起牢固的海外粤商网络。五是借助香港和香港粤商的兴起,进一步提升了整个粤商群体的国际化水平和开放水平。六是改革开放以来,广东粤商始终坚持以实业为基,资本运营状态不冒进、不激进,努力使商业资本服务于广东传统实业的转型升级。

  基于上述五个不同维度认识和研究粤商概念的内涵与外延,我将粤商的特色归纳为:开放包容、前卫现代、创新擅变和审慎守信。

  粤商最大的特色就是开放包容。长期以来,粤商坚持面向国内、国外“两个窗口”的双向开放,使“粤商”概念具有强烈的开放性,只要来到广东经商的都是粤商,而粤商走到世界哪里也都是粤商,从这个角度看,粤商的概念是不以血缘、亲缘、家族、地域、籍贯或户籍为边界的。

  粤商前卫现代的表现就是率先走向现代市场经济,形成多元开放的现代资本结构和现代新业态。相比全国其他地区,广东多元经济发育更成熟,非公经济比例更高,民营经济活力也更强。

  粤商还具有创新擅变的特征,在产业升级上,粤商擅长不断自我否定、自我变革,从不教条化地拘泥或固守于某种成功模式,探索、创新的行动力特别强。

  最后一个特色就是审慎守信。审慎不同于低调,更不是自卑和谨小慎微。审慎是在机遇和危机面前,不盲目、不冒进,看准了商机才果断出手。广东对外开放较早,也较早熟识经济贸易的国际惯例和国际规则,行正道、守信用的国际商业伦理在粤商心中根深蒂固,“信得过”“靠得住”就是国内外商界对粤商审慎守信特色的肯定。

  (作者系广东省委党校教授)

中共广东省委党校 广东行政学院 信息网络中心 版权所有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建设大马路3号 邮编:510053 E-mail:web@gddx.gov.cn 粤ICP备05013144号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