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字号:

许德友: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逻辑脉络与广东作为

  广东要充分发挥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一体化的地缘优势和工作机会多、发展前景好的产业优势,以及政策优惠多、公共服务好、宜居宜业宜游的软硬环境优势,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发展是第一要务,创新是第一动力,人才是第一资源”重要指示,广纳天下英才,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和人才聚集水平,为构建创新引领、协同发展的现代产业体系提供智慧支撑。

  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今年全国“两会”广东代表团审议时,要求广东要在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上走在全国前列,并强调指出,国家强,经济体系必须强;没有现代化经济体系,就难以称得上现代化强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事关我们能否引领世界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潮流、赢得国际竞争的主动,事关我们能否顺利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两个事关”把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提高到一个至为重要的位置。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要“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我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迈向更高发展层次的最重要一环。

  A

  什么是现代化经济体系

  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三次集体学习时指出,现代化经济体系,是由社会经济活动各个环节、各个层面、各个领域的相互关系和内在联系构成的一个有机整体。现代化经济体系包括七个子体系:创新引领、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体现效率、促进公平的收入分配体系;彰显优势、协调联动的城乡区域发展体系;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绿色发展体系;多元平衡、安全高效的全面开放体系;充分发挥市场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经济体制。

  产业体系说的是“生产什么”,市场体系侧重于“为谁生产”,绿色发展体系体现的是“如何生产”,区域城乡发展体系是“哪里生产”,收入分配体系反映的是生产出来的财富“如何分配”,全面开放体系表示的是自身与外部的关系,这六个体系更多地表现为生产力层面的水平或状态,而第七个体系——经济体制,更多表现为生产关系层面的设计。

  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也是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这五大新发展理念的落地实践:创新的一个重要实践就是建立以创新驱动为主导的产业体系,东中西部、城乡间优势互补的发展格局是协调发展重要体现,绿色发展体系是贯彻生态文明建设和绿色发展理念的具体落实,全面开放体系是新时代开放发展的必然要求,收入分配体系的完善能有效促进共享发展。

  因此,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强调的——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一篇大文章,既是一个重大理论命题,更是一个重大实践课题,需要从理论和实践的结合上进行深入探讨。全党一定要深刻认识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重要性和艰巨性,科学把握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目标和重点,推动我国经济发展焕发新活力、迈上新台阶。

  B

  科技创新关乎能否实现新旧动能转换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习近平总书记在广东团的重要讲话中指出,科技创新是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的战略支撑;并进一步突出强调,如果不走创新驱动的道路,新旧动能不能够顺利转换,中国就不可能真正强大起来。强起来要靠创新,创新要靠人才;发展是第一要素,创新是第一动力,人才是第一资源。

  在此我们需要厘清科技创新、新旧动能转换与建设现代经济体系的逻辑关系。

  首先是科技创新。其实这个词汇是由两个词汇组成的缩写——科技与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科学侧重在基础研究领域,例如数学、物理、天文学等,它未必能直接转化为生产力,但它是技术创新的源泉,是一个国家的“内功”。严格地说,科学创新准确的叫法应该是科学发现,因为作为自然规律的科学是客观存在的,人类的研究只能发现它,而不是发明它,更不是创造出它。技术侧重于应用研究领域,例如土木工程、信息技术、自动化等,它是将发现了的规律(科学)以某种方式集成出一种产品或设计,所以我们常说技术创新或技术发明。在实践领域我们讲科技创新更多的是在讲后者(技术创新),因为后者往往意味着产业化的过程,表现为产业转型或变革(这绝不是说科学不重要——技术创新可以带来一场产业变革,而科学发现可能带来一场产业革命);从投入角度看,科学研究主要靠政府长期性投入(集中于大学或科研院所),技术创新主要靠企业研发投入,因此技术创新具有明显的市场导向特征。我们现在讲科技创新,应该既包括科学发现(基础研究),也包括技术进步(应用研究),缺了任何一个都是不可持续的。

  其次是新旧动能转换。随着我国资源要素结构和数量的变化,传统要素驱动支撑下的增长模式难以持续。根据生产函数Y=F(劳动力,资本,土地,全要素生产率),Y表示产出,F是生产函数的特定表达式,括号内的表示投入要素,全要素生产率包括科技创新、劳动者技能、管理效能等多种体现生产率的因素,其核心是科技创新(进步),产出与投入要素的函数关系是正相关的,即,产出的增长依赖于劳动力投入、资本投入、土地投入和技术(进步)的增长。

  很显然前三种投入要素的增长速度在当前的中国是趋缓甚至是下降的,如果要保持产出持续增长,必须从依靠传统的劳动力、资本、土地的投入增长(旧动能)过渡到依靠全要素生产率(新动能),这就是新旧动能的转换。因此,经济增长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在于创新,需要再次明确,这里的创新既包括科技创新(是主体和引领),也涵盖管理创新、经营模式创新、劳动者技能提升以及要素之间的配置效率,这一切组合在一起,使同等资本、劳动和土地的投入获得了更多数量更高质量的产出,以科技创新为主体的这个“组合”,就是全要素生产率,新动能主要体现在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上。

  C

  以科技创新引领现代化经济体系是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

  根据经济发展的一般性特征,经济发展必然引发劳动、土地等要素成本的上升,以及对环境保护、劳工权益改善的提高,这意味着以要素驱动为主导的旧动能在弱化,与此同时,以科技创新为主导的新动能必须相应地跟上,以实现新旧动能的转换。若转换得顺利,科技创新接续之前的要素红利成为新的国际竞争力,产业不断实现转型升级,发展水平可保持持续稳定增长并上升到一个新的阶段(例如高收入水平);若转换得不顺利甚至停滞在原来的状态,科技创新无法满足产业转型升级的需求,导致产业转型失败,产业就被锁定在价值链低端,无法建立起现代化的产业结构;此时在国际竞争中,就会出现“高端竞争不过发达国家,低端竞争不过更落后国家”的窘境,拼技术拼不过欧美日,拼成本拼不过东南亚,双面夹击之下竞争力急速下降。对一个大型经济体而言,产业层面的问题一定会进一步蔓延至其他领域,导致经济发展停滞,并由此引发失业、公共服务匮乏、贫富分化等一系列社会问题,“中等收入陷阱”或“拉美陷阱”就是典型的最终表现。

  科技创新停滞→产业升级失败→社会问题丛生→中等收入陷阱,这条逻辑链是非常清晰和明确的,也极富解释力。以东亚的韩国和拉美的阿根廷为例,上世纪80年代,两国经济经过多年的快速增长,已经处在中高等收入水平上,由于阿根廷资源丰富和制度模式更接近欧美工业化国家,当时人们普遍更看好阿根廷的后续发展。但经过30多年的发展,韩国已经成功步入高收入经济体行列,而阿根廷仍处在从中高收入向高收入阶段过渡的阶段,2017年阿根廷的人均GDP已不足韩国的二分之一。这种巨大的反差,原因何在?不难发现,在过去30多年间,韩国抓住了历次全球科技创新的机遇,实现了产业不断的升级换代和劳动者的人力资本累积,从汽车制造到电子信息,从装备制造到新材料,韩国企业、韩国制造由此走向世界。反观阿根廷,由于各种原因,技术创新停滞,依然停留在原来的产业结构和产业竞争力水平上,在全球层面有竞争力的仍多是那些资源型产品,自身还深陷债务危机、失业率居高不下、社会治理混乱等诸多问题中,难以自拔。

  我国当前正处在从中等收入到高收入的迈进阶段,通过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实现创新驱动发展和发展动能转型,是我国爬坡越坎、迈向新台阶的关键所在。建设以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为引领的现代化经济体系,不是可选项,是必选项。正如党的十九大报告所指出的,我国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国发展的战略目标。

  D

  建设现代产业体系也要补足“协同发展”的短板

  对一个区域而言,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着力点首先是现代产业体系。习近平总书记在广东代表团的讲话中也指出,广东的产业结构虽然很多指标在全国领先,但产业整体水平仍然不高,特别是科技创新的驱动力亟待加强,一些核心技术、关键零部件、重大装备受制于人。根据上文的理论分析,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没有高层次的现代产业结构,现代化的经济体系就难以建成;而没有科技创新的支撑和引领,高层次的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产业体系便无从谈起。

  广东建设现代产业体系并要在全国走在前列,必须积极顺应和牢牢把握新科技革命和全球产业变革的大趋势,进一步创新体制机制,以体制创新和科技创新引领现代化产业体系建设。建设现代产业体系,除了创新引领,协同发展也非常重要,而且后者广东的短板更加明显。

  协同发展是指“人才-资本-技术-实体经济”要协同和协调发展。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要实现协同发展,科技创新虽然是支撑,但现代金融是血液,人力资源是中枢,实体经济是载体,四者要相互支撑,不能有短板,因为任何短板的存在都会导致产业体系的重大缺陷,现代产业体系这座“大厦”就建不起来,所以必须把人、钱、技、产业配置好、协同好。例如,针对近两年经济“脱实向虚”现象,我们强调把经济发展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突出实体经济在产业体系中的重要地位;把现代金融从生产性服务业中突显出来,纳入到产业体系之中,强调金融要服务实体经济的本原功能;强调科技创新、现代金融、人力资源等三大要素有效组合对实体经济发展的支撑作用,并使各自作用得到充分发挥。2017年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此明确提出,要使科技创新在实体经济发展中的贡献份额不断提高,现代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不断增强,人力资源支撑实体经济发展的作用不断优化。

  相比较而言,广东的产业基础雄厚,科技创新能力较强,金融服务支持功能较好,但人才支撑相对不足,特别是在全国的大城市都在加快吸引人才的背景下,广东高等教育资源匮乏、靠“孔雀东南飞”的劣势凸显,天津、南京、武汉、成都、重庆、西安、长沙、郑州等中西部直辖市和省会城市利用独特的区位优势、人口优势和教育资源优势,大规模吸引各类优秀人才。对高度依赖人口人才输入的广东而言,如今的“抢人大战”不可避免地影响到现代产业体系的人才支撑。为此,广东要充分发挥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一体化的地缘优势,和工作机会多、发展前景好的产业优势,以及政策优惠多、公共服务好、宜居宜业宜游的软硬环境优势,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发展是第一要务,创新是第一动力,人才是第一资源”重要指示,广纳天下英才,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和人才聚集水平,为构建创新引领、协同发展的现代产业体系提供智慧支撑。

  (作者系广东省委党校经济学教研部教授,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2018-06-12)

中共广东省委党校 广东行政学院 信息网络中心 版权所有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建设大马路3号 邮编:510053 E-mail:web@gddx.gov.cn 粤ICP备05013144号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