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字号:

站准法治广东建设新方位

  

来源:南方杂志    2017-04-01 11:24:29  

宋儒亮(中共广东省委党校法治广东研究中心主任)

  

  

  

    

    

  广东一直是法治中国建设的排头兵,司法体制改革的先行者。以建设高水平为导向的法治广东,勇于探索,先行先试,稳步推进,大步前行。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并发布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它的出台,是在新形势下,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设的纲领性文件。

      

  以《决定》发布的时间为界,法治广东的建设可圈可点。一方面,有着“先行先试”特色特质的法治广东建设,烙印鲜明;另一方面,形势的变化、时代的发展、理念的提升,也让法治广东建设在实现形式上有了导向差异,在展现方式上有了显著的时代特点。

    

  找好定位,再接再厉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2年末视察广东时,提出了“三个定位、两个率先”要求,即广东要努力成为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排头兵、深化改革开放的先行地、探索科学发展的试验区,为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率先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而奋斗。

      

  勇于探索,先行先试,是依法治省的“广东模式”之精髓。面对总书记“三个定位、两个率先”的殷切期望,广东继续践行“党委的领导、人大的主导、一府两院的执法主体作用、政协的民主监督和人民群众的有序参与”这一依法治省广东模式的价值和优势,像抓经济建设一样抓法治建设,像抓项目落地一样抓法治工作落实。

      

  在法治建设领域,广东勇于探索,先行先试,系统发力,改革创新,依法治理,共同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共同推动法规体系建设,不断增创法治新优势。不断提升法治建设水平,不断推进治理现代化,就成为新形势下广东面临的长期考验。

      

  而伴随着备受瞩目的《法治广东建设五年规划(2011-2015年)》(以下简称《五年规划》)的出台,广东在依法治省建设上有了清晰的规划图和明确的路线图。根据与“十二五”规划同步的《五年规划》要求,到2015年,广东将初步建成地方立法完善、执法严格高效、司法公正、法治氛围良好、社会和谐稳定的法治省。至此,依据规划,法治广东建设大步走在大路上。

      

  在依法治省的“广东模式”之下,广东形成了法治建设的分工体系,建立了法治的运行机制,建起了广东法治的新天地,取得了法治建设的辉煌成就,又一次让法治建设走在了时代前列。

    

  法治广东,开启征程

      

  2014年10月23日,党的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召开,审议并发布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面对新形势,如何全面落实法治建设的顶层设计,又有了新挑战:面对种种既得利益,是否愿意放弃,是否敢于“落”下,是否还愿意大胆“试”,是否还能勇敢“行”……

      

  事实上,全面深化改革就是对新挑战的一次真检测。此时,就其实质而言,再一次需要以思想转变实现广东转变,再一次需要以工作重心转移实现广东转型。

      

  2015年1月17日,中共广东省委十一届四次全会通过并发布了《中共广东省委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时任广东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马兴瑞指出,《意见》全面贯彻中央《决定》精神,切合广东实际,总的框架和主要内容与中央《决定》保持一致,富有广东特色,对新形势下全面推进依法治省,加快建设法治广东做出全面部署,具有很强的针对性、指导性和可操作性,将是今后一个时期广东法治建设的重要指导性文件,必将推动广东法治建设继续走在全国前列,为实现“三个定位、两个率先”目标提供有力法制保障。

      

  同年12月,中共广东省委将“省依法治省工作领导小组”更名为“省委全面依法治省工作领导小组”。而伴随着名称的变更,广东的依法治省工作又进入到了一个崭新的时代,广东的法治建设又开启了一段新的历史。

      

  而根据《决定》提出的“到2020年,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上取得决定性成果,完成本决定提出的改革任务,形成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使各方面制度包括法治中国建设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要求,广东省委办公厅印发了“十三五”期间法治建设的纲领性文件《法治广东建设第二个五年规划(2016-2020年)》(以下简称《第二个五年规划》)。

      

  《第二个五年规划》对深入贯彻依法治国方略,全面推进依法治省工作,加快法治广东建设,具有重要而深远的意义,并第一次鲜明地提出了加快法治经济建设,注重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深化商事制度改革等措施。落实好这些措施,将对我省提升投资环境国际竞争力,推进经济转型升级起到有力的引领、规范和保障作用。这是广东省法治建设规划的最大特点和最大亮点。

    

  站稳方位,砥砺向前

      

  适应新形势,思维之变最为显著、最为要紧,也最为关键。《中共广东省委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强社会建设的决定》要求:“要坚持法理情相统一,在严格依法办事的基础上,努力通过平等沟通、协商、协调、引导等方法促进社会和谐。”如此表述让人印象深刻。

      

  更进一步说,由“情理法”到“法理情”的改变,折射出的是广东全新的法治思维的树立,全面法治方式的确立。循此展开,从“情理法”到“法理情”的转变,引发系列嬗变,比如,在理念上将由注重“法制”向“法治”的转型,行动上由关注“法制现代化”向“法治现代化”再到“治理现代化”的提升,制度上强调由“法规体系”到“法治体系”的推进,层次上推动由“法制广东”到“法治广东”的迈进。进行并完成这样的转变,既是广东法治建设的机遇,更是建设法治广东的挑战。

      

  “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下的中国,各个方面实现有法可依,这就是支持法治广东建设的大势。“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下的中国,法治已成为治省理政的基本方式,这就是支持法治广东建设的大局。

      

  给予大势支持、大局支撑与大家支援,就是在提供条件;强调重大改革于法有据,国家级法治建设示范区落户深圳,就是在发挥长处。至此,在依法治省的“广东模式”之下,有着“先行先试”特色特点特质的广东,站稳新方位,开启新坐标的征程。

    

  层层递进,粤味十足

      

  布局顶层设计,制定方针政策,是党领导法治建设的显著特点。而广东在践行“法治+”思维、方式与轨道方面,聚焦民声,创经验、重复制,显得粤味十足。

      

  2015年4月17日召开的广东省依法治省工作领导小组第二十一次会议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省委书记胡春华指出,扎实抓好依法治省各项工作任务的落实,要按照《〈广东省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重要举措2015年工作要点〉实施方案》要求,加强跟踪督办和检查评估,把一项一项任务举措落到实处。要将改革与法治一体部署、一体落实、一体督办,实现改革和法治同步推进、相互促进。

      

  2016年,省委、省政府首次以文件的形式发布了《广东省法治政府建设实施纲要(2016-2020年)》,印发了《第二个五年规划》和《中共广东省委关于加强党领导立法工作的实施意见》。述职、述德、述廉、述法,成为落实管党治党推动法治建设主体责任的重要举措。以抓铁有痕的劲头推动法治广东建设规划的实施,全面落实各级党政主要负责人是法治政府建设第一责任人职责,将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工作作为法治广东建设考评,全力落实环境“党政同责、一岗双责”责任制……

      

  立法方面,广东省各级人大改革创新,喜事不断,立法工作率先落地。省内17个新行使立法权地市正式行使地方立法权,立法研究所成立,《地方立法研究》杂志开办,立法岭南讲堂开讲……

      

  监督方面,在聘请人大常委会立法咨询专家、财经咨询专家基础之上,又开创了聘请人大常委会监督司法专家的新时代,开启了扩大公民有序参与监督司法专业化的新进程。立法引领和推动有了新体现,委托第三方进行立法又呈现新风貌。在推动创新驱动新发展下,法治引领又下先手棋,在2016年率先修定了《广东省自主创新促进条例》。

      

  依法行政方面,广东在全国范围内首次“体检”法治政府,重点突出依法行政:举办《广东省创建珠三角法治示范区工作方案》工作推进会,开展显现公安主业导向、打出“广东效应”的“飓风”专项打击犯罪行动,成立政府法律顾问室、聘请政府顾问,全省25931个村(社区)全部配备法律顾问,省法制办“建立依法行政考评制度,强化法治政府建设公众参与”荣获第四届“中国法治政府奖”提名奖……

      

  构建政府法治方面,以“互联网+”方式开展依法行政考评工作,引入“神秘顾客”、让下级评上级,2016年12月1日起实施《广东省行政应诉工作规定》(省政府令226号),明确行政机关正职负责人为行政应诉第一责任人、对涉及重大公共利益、社会高度关注或者可能引发群体性事件等案件以及人民法院书面建议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的行政诉讼案件,被诉行政机关负责人应当出庭应诉,不得仅委托代理人代为出庭。

      

  司法改革领域,“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率先落地,成立了法官检察官遴选委员会,落实了法官检察官员额制,法院系统在全国首推权力清单。2016年,广东完成司法改革布局,开始启动试点改革。

      

  一方面,审判权的改革创建基本落地,庭审的决定性作用导向初步形成:审判长负责制建立、知识产权法院法官遴选委员会成立、“1+6方案”等试点完成、广东高院出台《关于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的若干意见》、省内首个司法救助委员会在广州中院成立、南沙自贸区法院首聘港澳调解员、广东自贸区南沙片区人民法院发出穗首份律师调查令。

      

  另一方面,检察权的改革创建基本完成,法律监督作用正开始不断发力:出台全国首份省级“十三五”科技强检规划、全省检察长座谈会提出探索科技创新中容错机制、广东省检察机关首创侦查活动监督平台将向全国推广、广东检察机关共提起公益诉讼案件数排全国各试点省市第二位。

      

  在有序参与方面,政治协商、参政议政和民主监督纵深推进,活力无限。政协会场,“抢麦”表达,人人争先,重点提案,督办有责。而正在拟定的《政协广东省委员会提案办理协商办法》,则是在制定协商规矩,展现法治含量,将以“中国式商量”,发挥“各层级的话语权”,最大程度实现政协职能。

      

  在基层治理方面,一村一社区一法律顾问,公民有序参与成广东特色。依托“互联网+”,提供公民有序参与新方式。如《深圳市公共信用信息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立法听证会以微信公众号平台方式举行立法听证,开启开门立法、民主立法新探索。

      

  逻辑严谨、条清缕析的法治建设,让我们有理由相信,法治让广东既生机勃勃,获得多多,又井然有序,感觉满满,广受瞩目。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于2016年1月13日至16日在广州、深圳调研时曾表示,司法体制改革在广东大地上的生动实践更加坚定了我们深入推进改革的信心和决心。希望广东进一步贯彻落实中央精神,充分发挥司法体制改革先行先试的优势,实事求是,敢闯敢试,努力走出一条符合广东实际的司法体制改革新路子,为全国创造可复制、可推广的成功经验。

      

  如此期待,让身处新常态又有新方位的广东,在法治建设上有了奋斗新坐标!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