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字号:

【儒亮说法之39】更推进由之制到之治的跨越是当前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新考验

来源:中国医学论坛报  壹生  医事法学资讯    时间:2020-03-19

  【说法要点】用好、用准和用准足丰富法定举措上,动脑筋、下功夫和提层次,更好突显疫情防控越是到最吃劲越要坚持依法防控的理念,更强展示运用法治思维和方式推进事件应对和风险防范的能力,是推进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进程中,实现突发事件应对由之制到之治的跨越之考。

  宋儒亮

  打赢防治疫情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防范衍生次生事件风险保障各行各业尽快恢复常态,强调更注重关注个体权益保护新动向、更注重防范衍生次生事件风险新挑战、更动态关注应急状态和更集中聚焦丰富举措的恰当运用的同时,也更要清楚和强调之,当前突发事件的应对之制,法定之举措丰富,乃依法抗疫的突出特点。但是,“人马多、武器多、子弹多”,既是支撑打好、打赢的优势,但也可成大意、轻视的事由。抗疫和复常,要贯彻党委领导,政府主导,靠前一线,应急指挥,运筹帷幄;要符合法制基础上的应对和防范,有根有据;要满足法治轨道上用好、用准和用足法定——“措施”、“应急处置措施”和“紧急措施”——举措,集中力量办大事,就是当务之急。

  跨越之制到之治之考,应对与防范上,理念要坚定,态度要端正,方法要得当,要信法,且依法,全局把握,通盘考虑,以法定举措的依法行使,迎接好突发事件应对由之制到之治之考。为此,推进抗疫和复常,落实应急法治,更需动脑筋、下功夫和提层次,用好、用准和用足法定举措,更好突显疫情防控越是到最吃劲越要坚持依法防控的理念,更需要各级党和国家机关以及领导干部带头尊法学法守法用法,更强展示运用法治思维和方式深化改革、推动发展、化解矛盾、维护稳定、应对风险的能力,更加秉承和强化法学的衡平思维和医学的平衡理念,坚持医与法相结合、舆情与疫情相统一,强化对措施的合法性审查,规范、保障和监督,切实保护生命财产安全、维护良好公共安全和社会秩序,既是对当前抗疫与复常法治能力水平的一次新考验,也是对当前抗疫与复常成果评价的一个新指标,更是在推进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上,推进突发事件应对由之制到之治的跨越。

  “用好”,讲得是举措行使之整体态势。借此,跨越之制到之治,赢得举措应对与防范态势之大局,须用好法定举措,践行善治,过得了法治态势优劣的检阅关。《突发事件应对法》第五十一条规定:“发生突发事件,严重影响国民经济正常运行时,国务院或者国务院授权的有关主管部门可以采取保障、控制等必要的应急措施,保障人民群众的基本生活需要,最大限度地减轻突发事件的影响。”面对突发事件,在政府应急措施处置权、保护公众健康权与个人享受知情权隐私权行使的平衡上,贯彻落实最小损害原则,准确厘清边界和平衡,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既是对“中国之制”向“中国之治”推进的一次考验,也是对各地依法状态的一个考验,检阅着一地法制状态、法治战况之好坏。疫情特殊也同样要防止“有权就任性”。每一个应急处置举措的背后,都跟老百姓权益保护息息相关。疫情防治也不是法外之地。不能让一次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肆意冲击应急举措、权益保障和社会秩序的边界。举措的采取要在宪法、法律、行政法规范畴范围之内。要通过疫情法治,复常法治,让防控、复常与人权保护三者有机统一,要让可复制、可推广、可示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之制,全部转化为可看到、可兑现和可享受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之治。

  “用准”,讲得是举措行使之拿捏尺度。借此,跨越之制到之治,赢得举措应对与防范选择之先局,须用准法定举措,合法审慎,过得了穷尽法律救济的审查关。《突发事件应对法》第四十九条第十项规定:“自然灾害、事故灾难或者公共卫生事件发生后,履行统一领导职责的人民政府可以采取下列一项或者多项应急处置措施:(十)采取防止发生次生、衍生事件的必要措施。” 比如,新冠肺炎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置的当下,面对国内风险逐步减小和外来输入风险不断增大、国际和国内两大抗疫战场同时推进的新局面,如何用准举措,既能有效应对事件,又能妥善防止发生次生、衍生事件风险,就是当前面临的新挑战。精挑细选,用准为上,不能想当然。一是,先要有形势有预判,要对当前的疫情和舆情基本态势,了然于胸。互联网+的当下,国内国外舆情和疫情形势,互相影响,瞬息万变;国内自媒体信息铺天盖地、微信圈(群)海量传递;专业与非专业、信息与谣言、正能量与负面消息交织、交杂,抗疫推进之中,社会安全、公共安全、科技安全重大风险等等次生衍生事件风险,时刻处在发生发展与变化变动之中,有随时被激化之可能,造成社会失序。比如,之前许多本应当按部就班或者紧急处置的病案、救治等等,虽因防范新冠肺炎防治被推后、延后、拖后,但随着时间的增加、病情的发展和担心的加剧,这些问题又继续演变并开始有了集中爆发的倾向,特别在疫情大局好转、可控之时,信息开放多元的当下,更是如此。我们应加倍小心、全力对待。二是,抓住重点环节,精准施策。留学生等群体回国让外来输入风险,更与日俱增。抗疫与复常,面临国际与国内两个战场,面对舆情引导与疫情应对相互博弈的新局面。因此,把握好防治疫情和防范舆情的平衡,就是重中之重。疫情等舆情信息的引导,是一项软实力。政府主要负责人是政府信息发布第一责任人。除了医学给力之外,政府信息发布、媒体引导要发力,表现在举措选择上,要精准,用准国内法与国际法,既要关注眼前事件应对,用好突发事件应对法规,防治疫情,也要防范次生衍生的后遗症、历史遗留等风险,实现舆情与疫情的有机统一,保证国泰民安。三是,法治轨道推进中,不忘初心使命。凸显在举措的选择上,要能更多体现出治理能力,更多凸显出党和政府的关心,更多展现出人道人文的关怀、更多显现出法律的关切,打好疫情与舆情之战。比如,面对复常艰难的餐饮业、零售业、娱乐业、服务业、教育行业等等,就应腾出部分人手、时间和费用,用准赋予的法定举措,举办防控疫情新闻发布会,发挥好政府的作用,动员社会力量,及时传播传递政策法规,清晰释放政府信息,多频次、多方式,定点、定位与定人,精准施策,让家人放心,让社会安心。

  “用足”,讲得是举措行使之行使程度。借此,跨越之制到之治,赢得举措应对与防范运用之局面,须用足法定举措,追求利大弊小,过得了法治能力强弱的检验关。抗疫与复工,需行举措。举措的运用,要充分、且充足。突发事件发生后,应急指挥部有权根据《突发事件应对法》第49条规定依法采取8项“应急处置措施”,这当中,第2项——《突发事件应对法》第2项规定:“自然灾害、事故灾难或者公共卫生事件发生后,履行统一领导职责的人民政府可以采取下列一项或者多项应急处置措施:(二)迅速控制危险源,标明危险区域,封锁危险场所,划定警戒区,实行交通管制以及其他控制措施;”——举措就是有权及时“迅速控制危险源,标明危险区域,封锁危险场所,划定警戒区”,也即进行应急处置要坚持的“三危险一警戒”重要原则。

  落实此原则,用足此举措,就是对应急状态下依法能力强弱的一项检验。过此检验关,就要敢担当。敢于担当,不仅要具备勇气,还须专业支持。没有专业支持的担当,难以持续,难以复制,更难以示范。一方面,“担当”,不是逞一时之勇,是建立在科学抗疫、有的放矢的基础之上的迎难而上。“宁可事先听骂声,不要事后听哭声”。“担当”比如,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和保护易感者,就是对抗疫的医学要求。深圳首次公布感染者的活动轨迹,就是对此医学原则的一次可贵担当。另一方面,“担当”,不是孤军深入,而是医法结合,是建立在依法基础上的一次次行动。虽是进步,但“深圳首次公布感染者的活动轨迹”举措距离《突发事件应对法》第49条第2项规定之要求,仍停留于初步、初级层面,尤其在反映“危险区域”、“危险场所”标明标识方面,距离精准施策仍有提升余地、扩大空间。既然立法已明确“控制危险源,标明危险区域,封锁危险场所,划定警戒区”,后续执法与守法就更要深、要细、要到位,比如,把感染者活动轨迹由之前仅公开公布到某个区、某个小区深入、细化到某栋楼、某个楼层,这应是可行的。也即,精准防控,就要在诸如“三危险一警戒”重要原则落实上,坚持医学和法学相结合,把医学和法学的专业知识技能精准结合起来,变立法上的纸面规定为执法守法上的精准行动,实现抗疫目的。

  梅花香自苦寒来!妥善应对突发公共卫生疫情,有效化解衍生次生风险,就是动脑筋、下功夫和提层次,就在用好、用准和用足法定举措之笔,书写祖国大地辉煌抗疫之历程。

  肩负推进应急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大业,跨越突发事件应对由之制到之治大考,实现由之制优势到之治成效,恰是时代赋予我们的职责与使命。

  对此,我们既责无旁贷,也正恰逢其时。

  宋儒亮,循证医学博士,法律学教授,国家一级律师。法治广东研究中心主任,应急管理教研部主任。兼任广东省医学会医事法学分会主任、中国医学论坛报医事法学理事会理事长、广东省律师协会政府法律顾问专业委员会主任。广东省人民检察院第三届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第二届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委员。“全国优秀社会科学普及专家”。全国“七五”普法中期先进个人。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