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字号:

【说法】宋儒亮:更聚焦丰富举措的恰当运用是当前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新焦点

转发:广东省法学会   来源:中国医学论坛报  壹生  医事法学资讯    时间:2020年3月16日

  核心提示

  应急状态下推进抗疫和复常,权力举措——“措施类”、“应急处置措施”和“紧急措施”——丰富,事项范围广泛,合计26大项之多,可谓“人马多、武器多、子弹多”。

  众多之权力,丰富之举措,执法之态势,犹如家中有粮,心中不慌。民众支持,法源明确,举措丰富,程序简洁,一手好牌,可选可挑,游刃有余,乃当前推进抗疫与复常之优势。

  ——宋儒亮

  打赢防治新冠肺炎疫情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在深入、在深化、在前进。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其事,就是本身本生之公共卫生事件和衍生次生之事件风险;其器,就是进行抗疫和复常之举措。应对突发公共卫生本生本身事件与防范衍生次生事件风险,在更密切关注个体权益保护新动向、更注重防范衍生次生事件风险新挑战与更清晰当下抗疫状态同时,当前尤其要时刻聚焦抗疫之举措、之运用。

  目前应急状态下的抗疫和复常,法源明确,举措法定,方式方法,种类齐全,成型配套。由常态法治切换到应急法治,目前突发应急响应在生效,应对法律法规在运作,事件应对风险防范之举措,不断释放行使同时,运用状况备受关注。这当中,《传染病防治法》、《突发事件应对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等,是应急法治状态下事件应对、风险防治之举措行使运用的基本之法。《突发事件应对法》第四十八条规定:“突发事件发生后,履行统一领导职责或者组织处置突发事件的人民政府应当针对其性质、特点和危害程度,立即组织有关部门,调动应急救援队伍和社会力量,依照本章的规定和有关法律、法规、规章的规定采取应急处置措施。”这当中,“本章的规定和有关法律、法规、规章的规定”,就是当前应急举措之法源、之来源,具有源头清楚,来源广泛,明确清楚之特点。

  众多之权力,丰富之举措,立法之赋予,犹如家中有粮,心中不慌。不缺举措,程序简洁,可选可挑,游刃有余,乃当前抗推进疫与复常之优势。据此,应急状态下防控,立法明确了各方之权、之责,尤其是赋予了肩负属地应急管理职责的人民政府很大且众多之职权,表现在举措上就,具有种类全、数量多和范围广等特点,充足、充分、充沛之概括并不为过。也即,应急状态下的抗疫,法规明确,法源广泛,授权给力,程序简洁,举措丰富,种类齐全,范围广泛,乃一手好牌。择其要者有三类:

  “措施类”。当发布警报,宣布进入预警期后,根据《突发事件应对法》第44条、45条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有权采取“措施”。这些“措施”,合计13项之多,比如“关闭或者限制使用易受突发事件危害的场所,控制或者限制容易导致危害扩大的公共场所的活动”等。

  比如,在抗疫应急警示响应之际、疫情尚未结束之时,面对即将到来的清明时节,全国多地又发布通知,强调视各地风险不同采取分区分级差异化防控战略,如对风险高地区提出暂停清明节实地祭扫活动,建议网上祭扫等。清明祭扫寄托着对先人哀思,网络祭扫等虽可省去许多聚集接触环节,但面对差异化战略之运用,除既易因比较带来争议外,又可引发社会安全等衍生次生事件风险,需要提前采取具体应对举措予以跟进与配合。对此,各地应急指挥部需要未雨绸缪,早早预防,选择有力举措,妥善应对即将到来的考验。比如,提供更针对性的政府信息公开,推出更周详体贴的解释说明告知,释放出更多的人文关怀等。这些举措之运用,是否妥当,审查为要;之选择,亦需动态组合,及时调整。选择恰当举措,迎接好挑战,就在考验当地的治理能力。

  “应急处置措施类”。面对突发事件,当自然灾害、事故灾难或者公共卫生事件发生后,根据《突发事件应对法》49条之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有权采取“应急处置措施”。这些“应急处置措施”,合计8项,比如“迅速控制危险源,标明危险区域,封锁危险场所,划定警戒区,实行交通管制以及其他控制措施;”、“禁止或者限制使用有关设备、设施,关闭或者限制使用有关场所,中止人员密集的活动或者可能导致危害扩大的生产经营活动以及采取其他保护措施”等;比如,“外防输入”,是当前抗疫面临的重中之重。面对四面八方的国际友人、五湖四海的亲朋好友、共同成长的乡里乡亲,迎接他们的到来,首先不是鲜花美酒,往往多是14天居家或者集中的隔离,其间之感概、尴尬先不说,落实全国一盘棋,各地举措之选择与实施是否妥当、运用是秉承法理情原则,就事关抗疫、复常与病患救治之大局,更也是对各地应急指挥能力的能力和水平的一次集中考验,一次集中的评比。

  “紧急措施类”。当传染病暴发、流行时,根据《传染病法治法》第42条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必要时,经上一级人民政府决定,有权采取“紧急措施”,这些“紧急措施”,合计有5项之多,比如,“限制或者停止集市、影剧院演出或者其他人群聚集的活动”、“停工、停业、停课”等。

  比如,“复课”,关系千家万户,理想前程大事,尤其对即将面对高考的学生、家人,真如“热锅上蚂蚁”,万分焦急。何时开学上课,高考是否如期举行,考验政府决策能力、考验教育主管部门举措采取与选择水平。毕竟,取舍之间的平衡与拿捏,既需有高超的应急法制认知、庞大的费用支撑和牢固的底线思维,更需要又有力、有效、有为之判断、之决策、之举措之统筹协调、整体配合与得当运用。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赢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防衍生次生复常之重大风险,虽不缺法制举措,但依法行使,恰当运用,救济得法,并非易事。“人马多、武器多、子弹多”。不缺法制之举措,是当前推动全面抗疫之深入的写照,推进全面复常之深化的动力,是支持当下应急状态非紧急状态的重要依据,是支撑我们信心满满更强调依法抗疫与复常的理由所在。但是,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仅满足立法赋予之举措,仍陶醉于“人马多、武器多、子弹多”之现况,并不足于取得全面预期战果。举措之运用,才是关键,正考验着各方。

  面对抗疫新形势、复常新形态,跨越由应急之制——疫情事件应对和复常风险防范——到应急之治之大考,应急指挥,权重责大。政府主导在前,一手好牌在手,当前更需聚焦权力之规范、监督和保障,更需聚焦举措之运用恰当与否,比如,“更方便推进单位和个人参与防治传染病的疫情报告”、“更清晰给予隔离的程序指引”、“更切合市场需求的税费减免、费用支持”、“更满足家庭网上教育如打印机等设备设施的支助支持支援”、“更严厉打击各类生产销售假冒伪劣医疗防护用品”、“更妥善处理疫情期间诉讼争议”,等等,这些,都是我们观察与评价当前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成效的一个新焦点。

宋儒亮,循证医学博士,法律学教授,国家一级律师。法治广东研究中心主任,应急管理教研部主任。兼任广东省法学会常务理事、广东省医学会医事法学分会主任、中国医学论坛报医事法学理事会理事长、广东省律师协会政府法律顾问专业委员会主任。广东省人民检察院第三届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第二届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委员。“全国优秀社会科学普及专家”。全国“七五”普法中期先进个人。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