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字号:

【儒亮说法之37】更清晰当下抗疫状态是当前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的新诉求

  来源:中国医学论坛报  壹生  医事法学资讯    时间:2020-03-13

  【核心提示】 当前仍然正在进行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活动,乃应对(急)之状态,仍然处于应急响应状态,也即应急状态。

  宋儒亮

  打赢防治新冠肺炎疫情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各行各业尽快恢复常态,在更注重关注个体权益保护新动向、更注重防范衍生次生事件风险新挑战的同时,也更要清晰明白当前抗疫所处的法律状态,增强主动性、自觉性,这就是当前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和恢复常态的一个新诉求。

  抗疫,政治语境上,防治新冠肺炎疫情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就是要防范因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导致的衍生次生的重大科技、社会等风险;法律语境上,从突发事件应对角度,就是有效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从传染病防治角度,就是防治按甲类传染病的新冠肺炎疫情,保护生命财产安全,维护良好国家安全、经济安全、公共安全和社会秩序。

  复常,就是恢复常态,也是同当前抗疫同步、同受关注推进的大事。在抗疫当前,含义是这样的,即通过有力、有为、有效的依法举措,逐步变之前因抗疫之“停”态(如停市、停课、停工、停学、停产等)为现在之常态(如复市、复课、复工、复学、复产等),恢复常态。

  抗疫、复常,既是战斗,就是难题,挑战也难免。抗疫在推进,复常在深入,应急在轨道,要踏实靠谱,必须坚持科学抗疫,制定指南指引,实现药到病除,这方面,目前就看延续时间长短了;必须依法抗疫,落实精细施策,疫结事了,不留尾巴,这方面,目前就看法治能力大小了。既是如此,抗疫要打赢,复常要顺利,组合、推动与规范协调好人、事、物之事宜,调整好权力与权利之博弈与互动,化解难题、迎接挑战,首先要明白当前所处之状态,搞清位置,摆正身份,名正言顺,各就各位,各司其职,生产生活,工作休息。

  化解疫情应对难题,迎接复常风险挑战,更需明确当下之状态。如果把疫情爆发、流行之前的社会态势,作为一个社会常态,即正常状态,那么,强调依法抗疫和复常的今天,就更要清晰我们当前所处的一个社会状态。只有这样,我们的目的目标设定才是合理恰当的,我们的选择才是正当正常的,我们的举措才是有有根有据,我们的努力才是有共同价值和意义的。鉴于疫情情况,根据《突发事件应对法》、《传染病防治法》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管理条例》等法规,当前仍然正在进行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活动,乃应对(急)之状态,仍然处于应急响应状态,也即应急状态。在此状态下,依法可采取“措施”、“应急处置措施”和“紧急措施”。这是我们当前进行应对活动、防范工作的要坚守、坚持的基本状态。当前并不属于紧急状态,才能采取非常措施。进入紧急状态,采取非常措施,要依照有关法律规定执行或者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另行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第六十九条规定:“发生特别重大突发事件,对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环境安全或者社会秩序构成重大威胁,采取本法和其他有关法律、法规、规章规定的应急处置措施不能消除或者有效控制、减轻其严重社会危害,需要进入紧急状态的,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或者国务院依照宪法和其他有关法律规定的权限和程序决定。紧急状态期间采取的非常措施,依照有关法律规定执行或者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另行规定。”

  进入宪法意义所称的战争状态,需依宪决定之。《宪法》第62条第15项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行使下列职权:(十五)决定战争和和平的问题;、第67条第19项、第21项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行使下列职权:(十九)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如果遇到国家遭受武装侵犯或者必须履行国际间共同防止侵略的条约的情况,决定战争状态的宣布;(二十一)决定全国或者个别省、自治区、直辖市进入紧急状态;”第八十九条第16项规定:“国务院行使下列职权:(十六)依照法律规定决定省、自治区、直辖市的范围内部分地区进入紧急状态;”、第八十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决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决定,公布法律,任免国务院总理、副总理、国务委员、各部部长、各委员会主任、审计长、秘书长,授予国家的勋章和荣誉称号,发布特赦令,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宣布战争状态,发布动员令。”等等。依法抗疫,首先要依宪抗疫,这方面的宪法认知,广为人知。

  化解疫情应对难题,迎接复常风险挑战,明确当下之状态,就能更好理解法治理念思想,更利于运用法治思维和方式指导、推进应急法治活动。常规状态下,公权力的行使,秉承“法无授权不可为”理念和原则;私权力的行使,坚持“法无禁止即可为”的理念和原则,如此理念和原则,不应当、也不应该在应急状态而发生性质调整与改变,否则,不仅三种——应急、紧急和战争——状态的区别丧失法律意义,且就法制角度而言,之前就突发事件应对、传染病防治等应急状态下准备的立法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也即,应急状态下,面对事件应对和风险防范,虽然存在公权力必然在扩张、私权利肯定受压缩之需求和现实,但因状态区分之清晰、界定之明确,让公权力与私权利关系上,虽在博弈,但彼此之存在,处于应急法治轨道之上,行使仍处于动态衡平之中,抗疫与复常仍在应急法制调整之内,人权人道仍在应急法治保护保障之下。

  更清晰当下抗疫状态是当前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的新诉求。在当前的应急法治状态下,抗疫与复常的应对、本生事件与衍生事件的防范活动,仍在被之前确定的应急立法全面涵盖与全部调整,在当下应急状态中,并不存在诸如法律缺如、权力不足、行使不能等窘状,也不存在应对活动的举措——措施、应急处置措施、紧急措施——不足、不全、不好等情形。

  正常状态下。我们信赖法治,有了美好的生活;应急状态下,我们也更同样有理由要信赖法治,依法抗疫,依法复常,实现有平安、法治、美丽、健康和数字要素团绕的新生活。

  宋儒亮,循证医学博士,法律学教授,国家一级律师。法治广东研究中心主任,应急管理教研部主任。兼任广东省医学会医事法学分会主任、中国医学论坛报医事法学理事会理事长、广东省律师协会政府法律顾问专业委员会主任。广东省人民检察院第三届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第二届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委员。“全国优秀社会科学普及专家”。全国“七五”普法中期先进个人。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