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字号:

【法律专家每日谈】亟需弥补医疗卫生应急医事立法短板

 来源:广州政法    时间:2020年2月21日

       

       编者按:为了在法治轨道上统筹推进各项防控工作,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攻坚战,广州市法学会组织了一批法学法律工作者对依法防控疫情的有关热点难点问题开展专题研究、集中攻关,提出对策建议。从2月20日开始,广州政法公众号每天刊出一位法律专家的文章,为行业一线及时提供法律理论和实务对策,为党委政府决策提供有价值的参考。

       宋儒亮

       循证医学博士、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法律学教授、国家一级律师。法治广东研究中心主任,应急管理教研部主任。兼任广东省医学会医事法学分会主任、中国医学论坛报医事法学理事会理事长、广东省律师协会政府法律顾问专业委员会主任。广东省人民检察院第三届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第二届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医学伦理专家委员会委员。第三届广州地区杰出中青年法学家提名奖。广州市法学会专家人才库成员。全国优秀社会科学普及专家,全国“七五”普法中期先进个人。

  

  2020年,应急状态推进中的医疗卫生事业领域掀开了医事法治疫情依法防控的新篇章。疫情呼唤法治,疫情防控推进法治,医事应急呼唤法治。建议立法上尽快修改完善有关法规,让医事仲裁真正落地实施。

  2020年2月5日,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关于依法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意见》。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主任习近平强调,要在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下,始终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从立法、执法、司法、守法各环节发力,全面提高依法防控、依法治理能力,为疫情防控工作提供有力法治保障。习近平在讲话中强调,当前,疫情防控正处于关键时期,依法科学有序防控至关重要。疫情防控越是到最吃劲的时候,越要坚持依法防控,在法治轨道上统筹推进各项防控工作,保障疫情防控工作顺利开展。

  走在新时代,面对医事法治,无论在常态还是在应急新常态,推进全面依法治医,又到了全面提升医事法治的新阶段。推进全面依法治医,就要将依法治医落实在立法、执法、司法和守法各环节,将医疗卫生事业单位法治建设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等相结合,要把法治建设要求融入医疗卫生事业单位管理运行的全过程;践行全面医事法治,就要将医事法治贯彻在民事、行政、刑事和宪治各领域,充分发挥法治引领、保障和基础性作用,不断提高医疗卫生事业单位依法决策、依法管理、依法运行的能力和水平,不断提升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深化改革、推动发展、维护稳定、化解矛盾和应对风险的能力,共同推进平安中国、法治中国和健康中国建设。提升医疗卫生事业法治水平,既需推进立法、执法、司法和守法各环节大踏步发展,又需弥补民事、行政、刑事和宪治领域上的短板,集中发力,精准用力,才能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立法环节,当前最大成果就是根据宪法制定出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让发展医疗卫生与健康事业、保障公民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提高公民健康水平、推进健康中国建设有了法制保障,让从事医疗卫生、健康促进及其监督管理活动全部纳入法治轨道,让合法权益保护和违法行为的处罚有更健全的法律救济。

  执法环节,过去一年最大成果之一就是《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的实施。这是一部无论理念还是内容都有着现代衡平理念、可圈可点的新的行政法规,它以“预防和妥善处理医疗纠纷、保护医患双方的合法权益、维护医疗秩序、保障医疗安全”为立法目的,在规范、监督和保障医疗活动方面的价值和作用将会日益显现。而《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进一步加强医疗卫生事业单位法治建设的通知》出台、落实以及依法行政工作的推进和深入,也让宏大的法治建设贯彻、落实和深化到具体的一个个医疗卫生事业单位之中。

  司法环节,是推进法治中国建设的主攻领域,目前改革的框架、内容和举措已很多,包括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实行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和错案责任倒查问责制、建立生效法律文书统一上网和公开查询制度、完善审级制度,实现二审终审,再审重在解决依法纠错、维护裁判权威,保证庭审在查明事实、认定证据、保护诉权、公正裁判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正在实现“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司法是最后的救济。成立互联网法院、知识产权法院、金融法院等专门专业法院广受好评。司法体制改革力度大、推进快、收效显著,但是,全面依法治医的四个环节、全面法治医事的四大领域,有些局部环节还比较落伍、粗放、薄弱,医事司法领域更存在差距和不足,一个明显的短板就是当医事立法、执法、守法环节工作在快速推进、成效在快步取得的同时,司法环节的推进不均衡仍是当前法治中国建设的瓶颈,急需提升、加强、弥补。为更好地深化医事司法环节、领域的工作,需要系统治理,各方发力,共同推进,建议在以下方面重点发力,精准施策:

  1.心有大局,宗旨导向,总结报告,就是一种引领的发声。比如,以“医德高尚、医术高明与医法高超”为宗旨目标,围绕全面依法治医、全面推进法治医事,编写医事法治进展年度报告。总结推进医事法治经验教训,传递前进中的医事事业声音,为全面推进依法治医鼓与呼,为全面践行法治医事发声指引。

  2.提高站位,提升认识,再接再厉,就是一种最好的追求。要像重视医术一样的力度和气魄抓医事法治建设,《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进一步加强医疗卫生事业单位法治建设的通知》已明确要法治工作部门推动医院设立总法律顾问制度。通过医院章程等修改,共同推进依法治院事业,更好提升医务人员运用法治思维和方式的能力。

  3.多方发力,专业培训,沟通交流,就是一种与时俱进的态度。比如共同举办突发事件医事应急法治高峰论坛。在我国,突发事件应对已经实现了有法可依,《突发事件应对法》就是法律依据。公共卫生事件,比如当前的新冠状病毒性肺炎就是按照甲类管理的乙类传染病,新冠肺炎疫情也是四大法定突发事件之一(自然灾害、事故灾难、公共卫生和社会安全事件)。新时代法治轨道推进,应急管理是新动向,也是新挑战,面对当前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带来的种种风险与冲突,如何在立法、执法、司法和守法四环节更好地规范、监督和保障,是崭新的问题;如何在民事、行政、刑事和宪治四领域践行审查、化解和指引,就是新挑战。化解问题、迎接挑战,必须多方发力,专业科学,依法推进。

  4.立法给力,医事仲裁,独当一面,就是一种培育纠纷方式的举措。目前医事仲裁,虽有试点,但星星点点不成气候。建议立法环节集中发力,尽快修改完善法规,让医事仲裁真正落地实施,全面推进,为构建具有竞争性的纠纷化解方式提供新渠道、新平台、新方式。

  5.纠纷方式,多元比较,竞争选择,就是一种注重比较优势的导向。法定方式的选择、衔接与适用,是为了实现更高水平的平安广州、法治广州、健康广州。但是,调解、仲裁、行政裁决、行政复议、诉讼等法定方式的准确适用、有机衔接与择优推选,并不会自然完成,也不会自动发生,需要专业引导、培育。法治方式的选择,既成为评价一地法治水平高低的试金石,又成为判断一地未来秩序建设水平的方向标。开展案件评析、梳理法律风险点、组织制定预防及处理措施、参与本单位重大突发事件、涉法纠纷、医疗纠纷等处置等,是法治工作部门的职责。履行这些职责,需在已有的纠纷方式中进行选择、匹配和衔接,这是一种考视野、考眼光和考能力的专业活动,也是考验一地、一方、一处用法者之法治思维和方式水平的试金石。比如,民间传统上均认为“无讼就是好的社会”,出庭,则会被某些人认为是在“激化矛盾,是一无是处的坏选择”。但是,现在调解、诉讼等均为法治社会密切联系群众的新方式,行政主要负责人出庭应诉制度,就是一项基于中国国情所专门设立的一项诉讼制度,相较于已有的调解、仲裁、裁决、复议、诉讼等纠纷化解的处置方式,面对当前大量的医事纠纷,我认为医事仲裁具有的专业性、便利性、权威性、公正性、透明度特点,性价比比较高,综合优势比较明显,能真正落地,更利于各方接受和推动。

  6.健全机构,专业为上,人才为优,更是一种负责尽责的担当。程序公正,法治思维,尤为关键;是非分明,对错清晰的法治方式,更乃稀缺。据此,共同呼吁:要注重医事法专业人才的培养培育,设立医事法庭、筹建医事法院,是推进当前医事法治建设的“真诚的呼唤”,是缩短医事司法环节差距的“关键的举措”,是弥补医事司法短板的“稀缺的担当”。全面依法治医,目的是让优秀的法治资源关注、关心和关爱医事法治,推进良法建设;全面医事法治,目的是让专业医事人审专业的医事案,推进医事善治,这其中,没有比培养培育医事法专业人才、设立医事法庭、筹建医事法院来得更正当其时了。

  各环节发力,各领域用心,良法善治,才能全面依法治医,才能全面推进医事法治。只有这样,当我们在面对责任追究时,我们才能有法治的思维、才会用法治的方式、才尊重法治的结果。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