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字号:

题记:《广东法治史》编著的始末与说明(之四)

  

  法治广东研究中心主任  宋儒亮

  

    《广东法治史》编著要展现最具广东特色的依法治省的“广东模式”之特质

  

  完善编著,持续提升。编著期间,就涉及的材料、内容、用词、表述等等事项,又多番商讨、多方论证和多次完善。一是,关于内容。究其核心,是一个关于“法”“法规”“法制”和“法治”在广东是如何建立、建设与建成,是如此实施、实践与实现,是如常演变、演进与演化,以及该如实表述、表达和表现的问题。遵守学科界定,沿袭学科主旨,尊重主流表述,遵循历史进展。编著时,既尊重彼此的“源”与“意”,又如实记录彼此的“进”与“展”。二是,关于论述。基于人、事、时、地、届、节与点等的不同,“法”“法规”“法制”和“法治”呈现了不同特点亮点,随之在“法”“法制”“法规制度” “法制进展”“法制观”“法治”“法治萌芽”“封建法治” “法治观”“法的体系”“法规体系”“法制体系”、“法治体系”“法治理念”“法治思想”等展现了不同的表述、表达和表现。编著时,既要遵循彼此之逻辑、共识与演变,又要注意区别各自之观点、特点与难点。三是,关于提法。编著中,关键词、核心词等提法、称谓协调问题一直存在。比如,就“依法执政部分”编著而言,在2004年9月19日中国共产党第十六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决定》中提出“必须坚持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不断完善党的领导方式和执政方式。”故此,此节标题,或用“党委领导与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建设”或为 “党委领导与依法治省”或者“党委依法执政”等。尊重历史,保证真实。四是,关于侧重。在广东治省理政历史上,基于——人、事、时、地、届、节与点——等等要素的改变,广东、广东人、广东某地,或者历史性肩负了前列、前沿与前线之角色,或者承担了使命般实施、实践与实现之重任,如广东率先由一省省委制定并通过《法治广东建设五年规划(2011-2015年)》、广州成为全国率先将行政权力清单正式上线的城市、深圳前海合作区成为第一个国家级法治建设示范区,等等。这其中,敢为、愿为和能为天下先的广东、广东人,在国家关怀、省委领导、人大主导、各方参与、共同努力下,源于实践、率先探索,服务需要、先行先试,改革创新、治理广东,经过汇合、汇集与汇聚,通过总结、凝炼与概括,最终形成了最具广东特色的依法治省的“广东模式”。她,既是广东法治历史的高度概括,也是编著《广东法治史》的重中之重。五是,关于进展。及时收录法治建设新进展也是编著考虑的。比如,鉴于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的重大历史价值和意义,延长编著截至时限。这其中,《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首次提出“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包括“完备的法律规范体系、高效的法治实施体系、严密的法治监督体系、有力的法治保障体系和完善的党内法规体系,是建设法治体系,建设法治国家的重大目标。” 把首次成为“法治体系”有机组成部分的“党内法规体系建设内容也纳入编著,成为必然选择。六是,关于取舍。资料选择、内容提炼与记录取舍之间如何取得更广泛的平衡是编著难题。比如,面对编著内容,既不遗漏重大、重要的历史事实事件,以如实记录历史,又要记录的史实有血有肉,以激发阅读兴致,如何取舍与平衡,甚是费力、费心与费神。争论、论证与辩论,始至终末,未曾停止。争论中,再探索;论证中,再提升;辩论中,再查证;结论中,再完善;不停止,无终点。论,越辩越明,料,越查越详,记,越编越精,特,越写越亮。总之,在还原事实、总结历史与反思历史的历程、过程与进程中,向全、向真、向实、向善与向明地推进、引入与记录,正是编著的基本选择和追求取向。只有更好,没有最好。尽最大之努力、行最大之可能、用最大之能力,记全广东法治中勇于探索之发端、之进展与之成果,为先;记准广东法治中先行先试之特点、之特色与之亮点,为本;记好广东法治中推广复制之得失、之成就与之经验,为要。沿袭勇于探索、先行先试、复制推广之精神,成为编著之本,不二法门;传承找准第一、校准率先、瞄准首次之使命,成为编著之眼,不二选择。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